月亮之国的 广东“驱魔人”

2019-11-08 13:25:04 来源:则沟新闻 点击:1651

科摩罗的达科岛曾经遭受疟疾的蹂躏。

一个小女孩在服药前展示了复方青蒿素。

广东青蒿素抗疟小组与科摩罗当地人合影,村民们都非常欢迎他们。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中国在自身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与世界分享了许多成果,为维护世界繁荣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广东作为中国对外开放的门户,已经有大量来自商业、教育、医疗等行业的优秀代表出国,在国际舞台上呈现出精彩的故事。过去几天,《南方日报》记者前往科摩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哥斯达黎加等国家和地区采访我省各界代表和华侨。他们发掘了许多杰出的人物和感人的故事。从现在开始,他们将推出一系列“广东故事在世界舞台上”。请注意。

科摩罗是一个位于印度洋西南部的非洲岛国,它的名字来源于阿拉伯语“月亮”。它风景优美,民风淳朴。

然而,这个美丽的岛国曾经常年遭受疟疾的困扰。岛上居民的健康,甚至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害。许多孩子活不到5岁。

2006年,当“月亮之国”被疟疾困住时,由广州中医药大学和广东新南方青蒿素科技有限公司联合组建的青蒿素抗疟疾研究团队,从千里之外赶来,在当地实施“消灭疟疾法”,推广复方青蒿素的全民使用。他们花了八年时间成功帮助科摩罗三个岛屿实现零疟疾死亡,并将发病率降低98%。

“月亮国的驱魔人”——这是当地人民对中国抗疟小组的赞美之词。

今天,世界上将近40%的人口受到疟疾的威胁。在非洲,每30秒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疟疾。复方青蒿素群防治快速消灭疟疾的“中国计划”逐渐进入国际主流媒体的视野。

今年9月,为了防止疟疾“卷土重来”,科摩罗政府在达科岛启动了第二轮全国药物管理。中国抗疟小组、当地抗疟中心和岛民再次参加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零疟疾,从我开始!”

“零疟疾,从我开始!”记者走在首都莫罗尼的街道上,到处都能看到印有这个口号的海报和横幅。

2018年,疟疾可能在达科塔州复发。今年8月11日,抗疟疾动员会议再次在达科塔召开。科摩罗卫生部长在会议上说,如果中国的计划不在达科岛实施,过去十年在防治疟疾方面取得的成就将受到严重威胁。

“最困难的事情是说服每个人吃药,所以我们必须努力宣传它。”科摩罗国家疟疾控制中心主任阿凡尼告诉记者。从今年8月开始,国家抗疟中心通过社交媒体、电视、广播、户外公益广告和挨家挨户宣传,宣传和推动全国药品管理工作。在最近的世界杯非洲预选赛上,科摩罗球员的衣服上印有“零疟疾,从我做起”的口号,向世界展示他们的决心。

8月份,近4000名当地抗疟人员完成了培训,他们将成为实施全国药物管理的一支重要力量。

自9月份以来,达科塔州已经启动了新一轮全国性的药物管理。9月11日是全体居民服药的第一天。上午8点左右,在科摩罗国家抗疟中心办公室,双方共同讨论了全民服药的详细安排。

过了一会儿,记者跟随抗疟疾小组沿着岛路从中心出发。道路的两边,一边是蓝色的大海,另一边是一栋简陋的住宅。

“你好!”“你好吗?”当我们进入哈默哈默社区时,村民们用简单的中文热情地互相问候。

村民们都开门欢迎药品的运送。在尼扎泽村,一名妇女艾莉有五个孩子排队吃药。这孩子没有“快乐地”为成年人服药。药物调度员首先将一半药物放入勺子中,与水混合,然后递给孩子的母亲,然后捏孩子的鼻子,防止药物在喂食时进入鼻腔。

“哇……”孩子挣扎着哭了。艾莉耐心地哄着他:“勇敢点,吃药,你会好起来的。”

易卜拉欣是当地的药品经销商。她怀孕了,坚持在家送药。几年前,该村一名7岁儿童死于疟疾,这让她深感悲痛。"我想帮助这个国家消灭疟疾。"她说,她希望不久出生的孩子在没有疟疾的环境中健康快乐地成长。

中国专家赢得了人民的心。

落日映照在科摩罗最繁忙的港口上。岛民三三两两地沿着海滩散步,让海风吹走一天的炎热和疲劳。我们面前的景象令人难以想象疟疾曾经蹂躏过这个岛国,每个家庭中有2-4人感染过疟疾。作为目前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巨额的医疗费用进一步延缓了它的发展。当地人认为疟疾是“一种会带来哭声和尖叫声的瘟疫”。

在世界范围内,疟疾预防和控制措施主要包括广泛喷洒药物、用杀虫剂浸泡蚊帐、筛查疟疾阳性患者和间歇性干预。然而,这些方法不适用于科摩罗。因为当地居民的住房很差,有些人甚至没有墙,甚至许多人买不起蚊帐和蚊香。

2006年,转折点终于到来。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专家李国桥率团前往科摩罗,倡导所有人都应该服用青蒿素类复方来消除人群中的疟原虫,从而最终消除疟疾的来源。

“我们不是采取封锁媒体的途径,而是消除传染源的途径。”广州中医药大学热带医学研究所所长宋建平解释说,蚊子的寿命约为一个月。如果整个人连续两个疗程服药,60天内就不会有疟原虫。当携带疟原虫的蚊子死亡时,新一批蚊子将不再携带疟原虫,即使它们叮咬人。

起初,许多当地人不买它。驻扎在科摩罗的首批研究人员之一邓长生回忆说,地方当局曾经给他们“制造困难”,承诺不派好车辆,也不出示卫生数据。当地居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没有生病的人要吃药?”

“那时,我们从早到晚做野外工作,组织当地人,挨家挨户普及疟疾防治知识。”在科摩罗工作了很长时间的邓长生博士回忆说,他不记得有多少次他被拒绝甚至被赶出家门。

局面慢慢地被打开了。2007年,在莫埃利岛的“全民治疗”启动仪式上,科摩罗总统、卫生部长、宗教长老和其他有声望的人带头服药。2012年和2013年,昂儒昂岛和达科岛相继实施了《消除疟疾法》,220多万人为所有人服药。到2014年,该国实现了疟疾零死亡,病例数下降了98%。其中,两个岛屿没有原发病例,达到了基本消灭疟疾的目标。

从那以后,中国专家赢得了人民的心。邓长生说,一些孩子看见他们从远处走来,会摘新鲜椰子送他们。

“中国计划”在许多国家得到推广

在过去,外援医疗更经常被传统医疗队一个接一个地看到,这就是“个体化治疗”。科摩罗首次形成了“对外公共卫生援助”模式,以公共卫生专家为主体,与受援国人员共同设计疾病预防和控制措施,并在现场合作。

该模式的核心是分层培训,形成“自上而下的监督和自下而上的反馈”的工作机制。

宋建平表示,他们接受了不同层次的培训:在国家抗疟中心,工作人员需要检测疟原虫的血片,并与中国专家讨论。在地区一级,工作人员主要负责监督和指导,包括危重病人的治疗;对于最基本的人员来说,他们需要学习如何服药以及如何快速诊断疟疾。

如果村里有人不愿意服药或服药后出现不良反应,基层工作人员将向疟疾防治中心报告,然后中国专家将共同讨论应对计划。“抗疟疾中心就像一个家。人们会找到共同解决问题的方法。”阿凡尼说。

基于用于大规模预防和大规模治疗的复方青蒿素和全国性药物治疗的“中国快速消除疟疾计划”已在科摩罗推广。目前,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巴布亚新几内亚、肯尼亚、多哥和冈比亚已经复制了这里的成功经验。

科摩罗抗疟疾项目发起人、广东新南威尔士州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朱伊拉认为,中国的抗疟疾项目体现了“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在发现青蒿素后,没有疟疾困扰的中国将开发和生产抗疟疾药物,设计抗疟疾系统项目,仅帮助世界其他国家消灭疟疾。”

青蒿素的海外之旅比预期的要艰难。尤拉杰(Juraj)表示,在非洲,每个国家进入药品市场的标准不同,这意味着新药进入市场价格昂贵。此外,长期以来,西方国家控制了新药的检验和评价标准,中国自主开发的新药很难获得国际组织的认证。

即便如此,“中国计划”改写了世卫组织的“游戏规则”。科摩罗抗疟疾项目成功后,世界卫生组织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发布了全国药物治疗业务指南。

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上了这条抗疟疾的道路。这条路越来越宽了。

记者笔记

岛上来了“家庭成员”

头顶灼热的太阳,踩在地上,越过了山和海。9月11日全国药品监督管理局成立的第一天,我们跟随抗疟小组到农村监督药品监督管理局。

早上8点,我们坐一辆破旧的二手车出发了。在公共汽车上,抗疟疾小组的成员主动谈论他们在当地的生活条件。"我仍然记得我第一次到达科摩罗时心理崩溃的感觉。"邓长生表示,科摩罗当时的正常供电时间只有8小时,“烛光晚餐”是常态。这个岛国缺乏淡水。在旱季,他们只能用水坑里的脏水冲洗。每当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总是拿着手表说话。我经常没说两句就挂了电话。

现在十多年过去了,生活环境发生了变化,当地人长期以来把中国专家视为“家庭成员”。陈光是中国抗疟小组中最小的成员。当他今年第一次来到科摩罗时,他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台风,许多居民的铁皮房子倒塌了。当去乡下给村民送货时,一些村民想把他们的孩子送给他,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我怎么会想要这个?”陈光笑着说道。

在这个抗疟疾小组中,有一个“夫妇档案”。今年,李国铭和他的妻子刘瑞梅去了那个岛。李国铭是团队领导,负责项目这一阶段的运作。妻子负责管理药品的质量。李国铭说,当我将来变老的时候,我会想起两者中最浪漫的时光,那就是在外国抗击疟疾。

由于中国抗疟小组奠定的基础,即使是首次访问科摩罗的中国人也能感受到当地人民的友好。走在岛上,居民经常用中文向我们打招呼,甚至握着我们的手表示感谢。

科摩罗在抗疟疾方面的成功离不开中国几代青蒿素人的艰苦探索。那一年,李国桥教授两次给自己注射疟原虫,只是为了证明青蒿素的功效。现在他的成就已经落到了非洲,帮助更多的穷人摆脱疟疾。将来,“中国名片”青蒿素将使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和中国。

采访:南方日报记者黄金辉·汪聪·吴珂照片:南方日报记者张有琼计划与统筹:姚颜勇、林亚明、曹思

香港彩app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五百万彩票网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

上一篇:后期棉花价格压力大 棉企收购需谨慎
下一篇:蝉联5年五星评价,东风公司发布2018年度社会责任报告